<th id="erzis"><track id="erzis"></track></th>
    <em id="erzis"></em>
    1. <tbody id="erzis"></tbody>
      <rp id="erzis"><object id="erzis"></object></rp>
      <th id="erzis"></th>

      2017.11.10第087期

      快遞柜“各自為戰”占據小區公共空間,你怎么看?

      居住在蘇州的你,一定不會對智能快遞柜感到陌生。在網上“買買買”之后,即使白天上班,快遞員也會及時把包裹送到你家樓下,并放在廣泛分布于居民小區、寫字樓等地的智能快遞柜中,只需輸入相應的驗證碼,便能取出包裹。不過,家住世貿運河城的部分業主發現,小區一樓的快遞柜各自為戰,顯得有點亂,還占據了居民大量的公共空間。

      本期編輯:丁靜芳

      事件回放

        

        名城蘇州網訊 居住在蘇州的你,一定不會對智能快遞柜感到陌生。在網上“買買買”之后,即使白天上班,快遞員也會及時把包裹送到你家樓下,并放在廣泛分布于居民小區、寫字樓等地的智能快遞柜中,只需輸入相應的驗證碼,便能取出包裹。

        目前,豐巢、中集e棧、中郵速遞易、富友等智能快遞柜企業都在占據著蘇州居民的樓下空間,它們解決了“最后100米”的難題,給市民生活帶來了不少方便。不過,家住世貿運河城的部分業主發現,小區一樓的快遞柜各自為戰,顯得有點亂,還占據了居民大量的公共空間。

        《2016年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顯示,我國快遞業務量規模繼續穩居世界首位,在全球占比超過四成,對世界快遞業務量增長的貢獻率達60%?爝f日均處理量達到8571萬件,最高日處理量超過2.5億件。在快遞業上演“速度與激情”的背后,快遞違法占用公共空間的新聞報道不絕于耳。

        如何破解“最后100米”痛點,是快遞業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國內迅速發展的智能快遞柜近年來走進千家萬戶,給市民帶來不少方便。“以前取快遞要自己在貨架上找半天,現在輸入驗證碼就能拿快遞,方便又快捷。”家住舒女士告訴記者。

        隨著電子商務時代的到來,快遞行業已然具有民生服務性質,是人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先前的城市與社區基礎設施規劃和建設過程中,大多沒有考慮到這一現實需求的變化,沒有專屬的空間資源用來服務快遞行業,沒有專門的規劃來引導整合“各自為戰”的快遞企業。因此,表面上看似快遞行業違規占道,實際上是新生事物與城市管理發展不平衡導致的“城市空間尷尬癥”。

        中國政法大學公共事業管理系主任、教授詹承豫指出,公共空間的主要特征是空間的公共性,這體現為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公共空間通常會有一定的公共服務功能,比如街道、公園、綠地、小區公共健身場地等;另一方面是公共空間通常不具備排他性,就是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個人很難限制別人去使用公共空間。

        那么,公共空間被非法占用侵占了誰的權益,違反了哪些法律法規,如何科學治理……一系列現實問題擺在了政府、企業和百姓面前。

      七嘴八舌

      快遞柜“各自為戰”占據小區公共空間,你怎么看?

      快遞柜進小區,方便了居民的“最后100米”

      快遞柜占據小區公共資源,應該予以取締

      應該合理引導,合理布局

      新生事物與城市管理發展不均衡,應該共同破解“城市空間尷尬癥”

      往期回顧

      查看更多往期回顧

      名城新聞官方微信

      可提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