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erzis"><track id="erzis"></track></th>
    <em id="erzis"></em>
    1. <tbody id="erzis"></tbody>
      <rp id="erzis"><object id="erzis"></object></rp>
      <th id="erzis"></th>

      看壹周文娛 >> 正文

      絕大多數人不知道,趙忠祥的母語是蘇州話

      時間:2020-01-17 19:04:13 來源:看壹周

        1月16日上午,趙忠祥之子趙方在其個人社交媒體上發布趙忠祥逝世的消息:稱趙忠祥于2020年1月16日7時30分在京病逝,當天正好是其78歲生日。該訃告中稱,趙忠祥于2019年底感到身體不適,就醫檢查,發現身患癌癥且已擴散,一直樂觀而積極地配合治療……趙方還在訃告中寫道,父親對播音主持工作熱愛和執著:“他的具有辨識度的聲音受到海內外廣大觀眾的喜愛,這是父親一輩子努力的榮耀。他尊重這份職業,這份職業成就了他;他尊重億萬觀眾,億萬觀眾記住了他。”

        職業生涯創造太多第一曾隨鄧小平訪美,白宮專訪卡特

        倘若被稱為“中國電視史上的第一位播音員”時,趙忠祥會很嚴肅地糾正對方,“沈力才是中國電視史上的第一位播音員,我算是第二,但作為男的來講,我算第一個男性播音員。”

        當年,周恩來總理親筆批示,在全北京中學生中招考電視男播音員,數千名應試學生中,趙忠祥入選。1960年2月,18歲的趙忠祥進入北京電視臺(中央電視臺的前身),當時全國僅有8000臺黑白電視機。

        剛剛入臺,趙忠祥就被委以重任,轉播這一年的國慶游行實況。隨后,他連續擔任了1960至1967年(除1965年他被派下鄉)的歷次國慶實況轉播。文革中,國慶游行一度中斷。1984年,他再次擔任國慶游行與閱兵式的實況轉播。據統計,他共參與轉播與主持國慶慶典9次,創下無人超越的紀錄。

        由于趙忠祥是臺里唯一的男聲,當年的許多國家大事,也是通過他的播報傳進千家萬戶。比如,三年困難時期全黨全國人民的同甘共苦;中蘇論戰;第一顆原子彈試爆成功。

        1978年,他成為《新聞聯播》第一個出鏡播報的播音員,而且是被指定唯一出鏡者。

        1979年1月,趙忠祥被派隨鄧小平訪美報道,在訪美期間進入白宮專訪卡特。見到卡特后,趙忠祥的第一句話是:“總統先生,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電視臺記者第一次有機會采訪一位美國總統。”

        他在日后的回憶中寫道:“我微不足道,但我代表的是五千年的一種文化傳統,我所應體現的是站起來的正在日益強大的中國人民的氣質、風度和自尊自重的尊嚴……”趙忠祥曾采訪過三十余位國內外政要,包括兩次采訪卡特及采訪過里根、基辛格等人。

        本職工作之外,趙忠祥還應邀參加其它類型節目的制作。1980他被邀為央視第一部譯制片《紅與黑》主角于連配音。1982年著名導演潘霞邀他參演電視劇《多棱鏡》,該劇獲第一屆飛天獎。“在做許多第一的事情時不會知道是第一,就像熊貓它不知道自己就是國寶一樣,往往覺得第一很神圣的時候他做不出第一來,在歷史不經意一回首間,他就成第一了。”趙忠祥曾經如此評價自己的多個“第一”。

        由播音員轉型主持人主持央視春晚超過15屆

        1981年,趙忠祥第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主持了《北京市中學生智力競賽》,他后來回憶這個具有跨時代的場景:看到字幕上自己的名字前打成“主持人”,感覺很別扭,“自己是播音員干嘛要打成主持人”。

        2006年,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評選中國電視主持人25年25星,在2萬多位電視主持人中,趙忠祥以最高得票數毫無爭議地榮獲了“中國電視主持人25年杰出貢獻大獎”。

        他在頒獎儀式上的獲獎感言只講了一句:“感謝觀眾允許我像一個運動員一樣打滿了全場!”

        趙忠祥的語音、語調之所以讓中國觀眾耳熟能詳,離不開兩個欄目,《動物世界》和《人與自然》。

        其中最經典的莫過于這句:“春天到了,又到了交配的季節。隨著濕潤季節的來臨,干涸的大地上,下起了瓢潑大雨,萬物開始躁動。”有人統計,趙忠祥至今為《動物世界》和《人與自然》共解說了兩千五百多集,解說文字一千八百多萬字!度伺c自然》還是第一個受到聯合國秘書長加利稱贊的中國電視節目。

        除了這兩個節目,當年最火的綜藝節目《正大綜藝》,趙忠祥也參與主持了三年。很多年后他很自信地說:“我做任何一個節目,收視率都是最高的,做《正大綜藝》,我所講的是滿場爆笑,收視率在37%,《動物世界》更不用說了,沒有人超過我。我要沒有這個把握,我就不做了,我相信自己的職業眼光,干了半個世紀,我知道哪個節目能做好。”

        1983年到2000年,他先后參與和主持了不下15屆央視春晚,當年趙忠祥和倪萍這對春晚老搭檔是絕對的國民偶像。他回顧自己主持央視春晚的經歷,最引以為豪的是:主持了這么多屆,沒給主持詞添一字、少一字,“主持詞完全是由撰稿給主持人寫,一旦詞給了你,根本就不能變一個字。我不知道別的主持人的經歷,就我來講,添一個字、減一個字都是不允許的。”

        退休以后,趙忠祥繼續活躍在電視熒屏上,他和吳宗憲搭檔主持過《舞林大會》,與廣西衛視聯手推出第一檔實景思辨秀節目《老趙會客廳》;參加河北衛視《中華好詩詞》中擔任大學士;2018年,他先后出現在湖南衛視《我們的師父》和《聲臨其境》中,為好友倪萍助陣。

        2018年12月,趙忠祥還為《人與自然》解說錄制收官之作,每次錄制都是3個多小時,一錄4集,七十多歲還能保持這樣的音色,令人敬佩。

        巨大影響力背后,他的退休生活也有過煩惱。去年媒體關注他的焦點是:他在網上定制字畫出售,人們只要“花4000元”就可以見到他本人,加錢還可錄制對個人、企業的祝福視頻。對此,趙忠祥本人明確否認,“什么時候觀眾找我合影我收過錢呢?舉不出實例就是造謠生事!”

        雖然他的私生活數次引發過爭議,但并不能影響他在中國電視史上的熠熠星光。

        正如媒體給出的評價:“(趙忠祥)在央視40余年,基本上等于這個國家電視臺的臉面,幾乎所有重大的主持,都無法遺漏他的聲和影。他的言行,他的形象,代表央視,也代表國家。而趙忠祥的逝去,則代表了中國電視廣播行業一個時代的結束。”

        他和蘇州的情緣遠不止毛腳女婿那么簡單

        趙忠祥曾在書中寫過和妻子張美珠相濡以沫的故事,所以大多數人也知道他是蘇州女婿。

        張美珠退休前是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的播音員,在印尼語組工作。她是地道的蘇州人,高中畢業后,恰好國際廣播電臺招聘譯員,便勇敢地去報考了。她憑著當時難得的英語基礎被錄取了,分配在印尼語組。

        那時,北京電視臺和國際廣播電臺同屬廣電部,有一些活動兩臺人員都會參加,慢慢的她和趙忠祥就認識了。1968年,兩人攜手走到一起。此時還處于十年動亂時期,趙忠祥、張美珠雖然家庭歷史清楚,但仍需要去農村,到豬圈去養豬。從干;爻呛,兩人的寶貝兒子也降生了,起了個響亮的名字“趙方”,取“方方正正,磊磊落落”的意思。

        有段時間,趙忠祥家里突然有了兩個病人,夫婦倆一面要工作一面要料理病人,忙的心力交瘁。一個是趙忠祥的媽媽積勞成疾,不幸罹患癌癥,另一個則是6歲的趙方,他患了氣管炎轉成哮喘,一發病就雙頰潮紅、又咳又喘,后來考慮到溫暖的南方更適合治療哮喘,趙方便被送到蘇州的外婆家。這樣趙忠祥便可以專心致志延請名醫為母親治病。

        而這段經歷,趙忠祥曾在一期講“茭白”的節目中提及,更意外透露了他與蘇州的牽絆:

        “因為家母是蘇州人,我的妻子也是蘇州人,我兒子小時候有一段時間是在蘇州他姥姥家長大的,所以我們家跟蘇州有不解的情緣。

        我母親和小姨之間說的是蘇州話,其實我是在雙語環境中長大的,在家里關上門說的都是蘇州話,出了門我才是北京孩子,說胡同里地道的北京話。

        所以我對蘇州是有情感的。”

        看完這一段,突然有些遺憾,真沒想到趙忠祥的母語是蘇州話,好想聽聽他用那獨有的富有磁性的聲音,說上一段蘇州話,會是一種什么感覺。

        趙老師,請一路走好!

      (責編:王浩)

      本篇文章共有1頁 當前為第 1

      歡迎關注名城蘇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號)

      新聞排行

      可提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