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erzis"><track id="erzis"></track></th>
    <em id="erzis"></em>
    1. <tbody id="erzis"></tbody>
      <rp id="erzis"><object id="erzis"></object></rp>
      <th id="erzis"></th>

      女護士眼鏡壞了 急得直哭!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人淚目

      時間:2020-02-29 12:52:39 來源:人民日報

        正在洗手為進入隔離病房做準備的丁淑怡,忽然聽到鼻梁上方傳來細微的輕響,緊接著,眼前的世界出現扭曲。她取下眼鏡,發現鼻托的螺絲掉落了。當時是晚上10點,這個班次她要上到凌晨3點。 丁淑怡是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馳援武漢的護士,這是她來武漢后遇到的第一個棘手意外:此時的武漢,想找到一個修配眼鏡的地方,并不容易。 那個時候的她想不到,第二天中午,她的問題就被人解決了。而這一副小小的眼鏡,是杭州武漢兩地、六位成人、一位高中生共同努力的結果。 這是一個有關眼鏡的故事,但,又不止于此。

        隔離病房里的丁淑怡

        準備進隔離病房

        她的眼鏡壞了

        丁淑怡是300度近視,加50度散光。她不知道自己去年新配的眼鏡怎么突然會壞,也許是和護目鏡有關,之前很多在一線戴眼鏡的醫護人員都遇到過這樣的情況:護目鏡太重,時間久了,近視鏡就被壓壞了。 馬上要開始工作的丁淑怡去護士臺借了個回形針,用縫線暫且固定住,做了一個簡易的鼻托撐牢。

        進入隔離病房之前,丁淑怡很忐忑,她怕這個臨時拼湊好的眼鏡再出意外。 果真怕什么來什么。在給一位阿姨抽血時,她低頭準備進針那一瞬間,眼鏡歪了。丁淑怡的心提到嗓子眼兒,那一刻,她全憑感覺進針,還好多年的技術發揮作用,見血成功。 接下來的時間,丁淑怡度秒如年,雖然眼鏡勉強撐著能用,但感覺非常不適:“本來戴上護目鏡就影響視力,眼鏡再不給力,那就如同瞎子了。還害怕再出意外,整個班下來,都提心吊膽。” 好在順利撐到最后,但丁淑怡的擔心一點都沒減少:后面的工作怎么辦?眼鏡怎么修?哪里能修?找誰修? 的確,當下的武漢,找一個修配眼鏡的店,并不容易。

        接到老婆電話

        老公忙到天亮

        下班后,丁淑怡去醫院詢問這里有沒有眼科,得到的答案是沒有;她又問周邊有沒有眼鏡店,答案依然是沒有。

        回到酒店的丁淑怡焦慮到睡不著覺,她本能地給在杭州家里的老公褚陳恩打電話。

        “怎么辦,沒有眼鏡我啥也干不了。”說著說著,丁淑怡哭了出來。

        老公在電話里安慰她,“別擔心,有我呢。你趕緊去睡覺,現在都凌晨了,休息好,才有力氣工作,其他的事交給我。”

        丁淑怡當時覺得老公的話并沒有寬慰到自己:“武漢封城了,所有店鋪都關了,你有什么辦法?”

        “你不是平時總戲稱我是咸蛋超人嗎?哪有超人搞不定的事。”褚陳恩說。

        掛下電話的丁淑怡,有點感動又有些后悔,不該這么晚了還把老公吵醒,讓他跟著擔心。老公平時睡覺打雷都不醒,這次馬上就接通電話,他可能在自己走后一直心有牽掛。

        出發去武漢前,老公送別丁淑怡

        接完老婆的電話后,褚陳恩再也沒睡著,他的內心更焦灼。這位行動派的老公開始想辦法。

        他先在朋友圈發消息,詢問有沒有人能幫忙,很快有人回復了。但雖然聯系到了在武漢的人,因為出不了門,也沒辦法;他想過在杭州配副眼鏡快遞到武漢,但送往武漢的快遞也很難進去。

        “我最后突然想到,網上不是可以送外賣嗎?我就在我老婆住的酒店附近查找眼鏡店,想著如果聯系上了,可以通過那邊的外賣送一副眼鏡。”那天后半夜,褚陳恩在網上一家家搜索,找到四五家丁淑怡酒店附近的眼鏡店,并把電話保存下來。

        褚陳恩的運氣不錯,第二天早上,他打的第一個電話就接通了。“我說我老婆是浙江過去支援的護士,眼鏡壞了,能不能幫忙修理或者配一副。接電話的老板一聽,非常熱心,他說他現在出不了小區,店鋪也開不了,所以幫不上忙。但他給了我一個電話,說這是位眼科醫生,可能有辦法。”

        連聲道謝中,褚陳恩記下了一串手機號。7點多,他撥通了那個歸屬地是武漢的手機號。

        20多年沒配鏡的董事長

        視頻學習配眼鏡

        “手機響的時候,我正在睡覺。前一天晚上忙到凌晨才躺下,說實話,被吵醒有些不高興。”褚陳恩打出的那個電話,主人是45歲的陳慶豐,他是一位眼科醫生,溫州人,在武漢生活了十多年。

        陳慶豐聽到電話那邊是一位年輕男子的聲音,“他問我能不能配眼鏡,我還以為是普通顧客,就想拒絕。因為我們現在只服務醫護人員嘛。后來他說他老婆是支援武漢的護士,我立刻答應了,而且覺得特別感動。”

        讓陳慶豐感動的是褚陳恩,“就覺得他是位好老公,很細心。他在那么遠的地方,牽掛著老婆。他老婆又是到武漢來支援的,而我們就在當地,肯定要幫這個忙。”

        陳慶豐對褚陳恩說:“你放心,我們肯定幫你老婆把眼鏡修好,保證讓她戴著舒服。”

        丁淑怡不是第一位因為眼鏡問題求助陳慶豐的醫護人員。從大年初一到現在,陳慶豐和哥哥陳慶申已經為20多位醫護人員修配眼鏡,他們都是從外地來支援武漢的。

        早上10點左右,丁淑怡接到了陳慶豐的電話。這個時候她才知道,老公遠程給自己找到了幫忙的人。

        “我說我們可以幫忙修好眼鏡,她問,能不能再配副新的做備用,她擔心再出問題。”陳慶豐滿口答應,“答應后我就覺得自己應太快了,因為我只會驗光,配鏡磨鏡片要靠我哥,而且我哥也20多年沒做過了。”

        陳慶豐兄弟倆在武漢開了一家眼視光醫院,但員工此時都不在,配鏡師傅自然也沒有。

        “我20多年前磨鏡片都是手工的,現在是電腦操作,我基本沒上過手。”陳慶申也有些犯難,他是公司董事長,平時主要做管理。

        最后還是陳慶豐想出了個辦法:配鏡師傅視頻教學。

        配眼鏡的陳慶申

        48歲的陳慶申有些笨拙地打開電腦儀器,在配鏡師傅的指導下開始配鏡。 “師傅平時三五分鐘就完成一副眼鏡,我那天做了快半個小時吧。年紀大了,學這些有點慢。”陳慶申有些不好意思。 在配鏡之前,他還和丁淑怡視頻通話,“根據她的臉型配色、選框,我學過美學,要給她配一副既舒服又好看的眼鏡。” 這是一副不帶鼻托的眼鏡,避免再出意外。

        讀高中的男孩說:

        我不買生日蛋糕,我買眼鏡

        中午12點一刻,陳慶申帶著配好的眼鏡和朋友王金國一起趕往丁淑怡所在的酒店。 那天,是王金國讀高中的兒子的生日,出門前,他對兒子說,自己要去給一位阿姨送眼鏡,生日蛋糕先不買了。 “他兒子知道事情原委后,說:爸爸,我不買蛋糕了,我買眼鏡!我要把那副眼鏡送給支援我們武漢的醫療隊阿姨。這副眼鏡的錢不要陳叔叔出,我來出。”

        收到眼鏡的丁淑怡非常感動,除了“謝謝”,她不知道該說什么。她堅持自己付錢,“哪有過生日不吃蛋糕的,特別是今年,一定要好好過,還要許個大大的心愿。”

        王金國卻對她說,“要感謝你給我的孩子一個做事和知道感恩的機會,是你啟發了他的愛心。”

        配好的新眼鏡

        一個小時后,那副壞掉的眼鏡也被修好,送到酒店。 細心的陳慶豐還留下了幾個螺絲釘和一個小小的螺絲刀,“如果再出問題,有了工具,就不愁了。” 丁淑怡給陳慶豐兄弟寫了一封長長的感謝信:“很多人都說我們醫護人員很辛苦,給了我們很多贊美。但是我覺得武漢這里有很多像他們這樣普通的英雄,在默默付出,應該被更多人知道。”

        在這場戰“疫”中,每個普通人都是英雄,為你們點贊!

        來源:錢江晚報(ID:qianjiangwanbao),記者:吳朝香,通訊員:王群

      (責編:方潔)

      本篇文章共有1頁 當前為第 1

      歡迎關注名城蘇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號)

      新聞排行

      可提现游戏